您的位置:

首页> 长篇连载> 修罗

修罗 - 修罗

教室里,绫乃的行动电话又响了。是德川打来的。原来食物送来了
  「超过四十人份,我们派人送过去。」
  「别以爲我不知道你想什幺。我们派人去拿,要几个人?」
  「嗯...来三个人就好了。」
  「好、马上去。」灰田仍不会用行动电话,再交给绫乃。
  「那、灰田先生,我去拿好了。」绫乃才爲刚才的尿尿行爲而哭,但马上表现出一副贤慧的样子向灰田要求。
  「哼、你有何企图?才学生就擦口红,是不是曾在风月场所打工?」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只是想呼吸外面的空气,这教室全是尿骚味。」绫乃使尽媚态请求。
  「嘻、真可爱的丫头!但我不相信你。让阿明、眼镜老师当你的同伴的话,勉强可以。」
  「哇,我最爱灰田先生了!」
绫乃都嘴欲亲灰田一下,不料杀气腾腾、身手矫捷的他立刻闪开,并用枪口塞进绫乃口中。
  「别得寸进尺!三个人裸身去搬食物!」
  「什幺?要我脱光衣服?现在正全国实况转播呢!那我不就被看光了...」
  「不去吗?那你想怎样?」
  「好、我去、我去,我脱,灰田叔叔好色!」绫乃充满怨恨地脱下衣服。
  「神林老师,我们也快点吧!」圣美的表情中似乎别有含意。
  「好、你们三人可别乱来,如果德川那群笨蛋有任何动作,教室 的学生都得死!」
三人在枪口的目送下步出走廊。
啪啪!啪啪!一踏出校园,好几台摄影机对着裸体的他们直拍。四周怒骂声不断。圣美在前,绫乃、明紧跟其后。
  「啊、辛苦了 ̄」
德川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只好在三人身后张开手,挡住摄影机的镜头。机动队员也用盾遮掩他们。
  「不能这样!灰田正在看电视转播,若我们和警察有任何奇怪动作,那些学生就没命了。所以请机动队员把盾拿开,让我们在镜头下裸体出现。」
德川咬牙切齿地、痛苦地命机动队员退开。
  「食物在护送车内,一边走,趁没被灰田发现时,一边告诉你们简单的应对方法。」
德川走到前面。但绫乃却抓住德川的手,以摄影机听得见的哭声说。
  「叔叔、只让我逃走吧!我爸爸是学校的理事长呢!」
绫乃用乳房压着德川的手,德川脸都红了。
  「不!要顾虑到人质的安全!」
  「哼、少来了!对手不是只有一人吗?你知道我们在 面受到多大的屈辱?」绫乃歇斯底里的诉说教室内的惨状。
  「但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是保护人质安全!」
从护送车擡出三大箱食物。
  「啊、保护人质安全是很重要的。但如果灰田再这样淩虐下去的话,那些少女在失去性命之前,恐怕心灵的创伤会更大!」圣美也忍不住开口。
  「我、我知道。我们今晚準备背水一战。」
德川躲在摄影机照不到的护送车内,从口袋中拿出灯笔。
  「灰田是今早淩晨逃狱的。也就是说,他昨晚一夜没睡,所以他的体力消耗已经很重了。」德川小声跟圣美说着,不想被绫乃听到。
  「若可以的话,尽量消耗他的体力。」
  「把他累倒?」
  「嗯,就我的立场,只知有一种腰部磨擦运动,可以快速消耗体力,再加上快乐与满足感,他就会想睡...」
其实德川一直窥看圣美的下体,嘴角有点猥亵地歪着。
  「到时就从窗口,以这支灯笔传信号。希望在黑岩来之前,一切事情都结束了。」
人命关天,女人的纯洁和贞操也顾不得了。
  「可是我是裸身前来,即使把笔藏在箱子 ,也会被灰田发现...」
德川用眼睛回答了问题。冷冷的视线又落于圣美的下腹部。
  「我知道了!女人有男人所没有的能藏东西的地方!」
圣美拿过灯笔,就放在箱底拿着食物。德川很遗憾地擡头望着圣美。
  「别逗留太久,免得灰田起疑,快回去吧!」
  「等一下、老师,灰田先生一定生气了。你跟警察滴咕什幺?」快步走在廊下,绫乃不安地询问。
在走到楼梯边的厕所时,圣美打断绫乃的问题说:「反正都迟了,绫乃、要不要上洗手间?」
  「咦?我刚刚才在水桶尿尿而已啊!」
  「可是那只是一点点而已吧?一定还有憋着吧?」
  「嗯、说的也是。刚才害羞的都不太敢尿。如果能到厕所解放一下,就可以忍到明天早上都不用上厕所了。」绫乃就这幺单纯的同意,先放下箱子走进厕所。
  「神林老师、麻烦你看一下。」说完,圣美也放下箱子走进厕所。
就在那一瞬间,明发现到圣美手中似乎拿着什幺东西。但他并不知那是灯笔,当圣美消失在厕所内后,他还以爲花了眼。几分锺后,两人从厕所出来时,圣美手上什幺也没有。但是圣美的眼神,似乎因隐瞒什幺事而使得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
  「怎幺这幺慢?」回到教室后,灰田怒吼般的责骂,从椅子上跳起来。
  「因爲箱子太重了,我还以爲只是拿些筷子而已。」娇纵惯的绫乃根本无视灰田的愤怒。
  「哇、好累、好累!」说着就把箱子放在地板上,把手叉在腰上。
  「等等!别动、野丫头!」灰田把枪口对準绫乃的下腹部。
  「这是什幺?把脚张开!用双手拨毛将腰突出来!」
绫乃不再恶行恶状,变得很温柔。
  「讨厌!灰田叔叔想跟我那个吗?不行的,现在的我只跟我的他才发生关系...」绫乃不断地弯曲摆动身体。
  「你的小便真臭,像狗尿。我看到有白色的东西,你藏了什幺?」枪口直接抵在绫乃的下体。
  「啊 ̄」绫乃总算注意到了。
  「啊、不要!这是卫生纸屑。刚才回来时去上了一下厕所,一定是那时黏上的纸屑。你看、你看 ̄」
绫乃伸出手从私处取出卫生纸屑,很害羞地拿给灰田看。但灰田连一丝笑容也没有,充满杀气的表情越来越阴险。
  「谁提议上厕所的?」
  「是吉冈老师邀我去的 ̄」
  「什幺?」灰田马上将枪口对準圣美。
一惊。
  「不是这样的,冰野同学,太过份了!我还叫你不要上,是你自己说你爸爸是学校的理事长,再也不想在水桶上小便了,所以想把明早的份全尿出来,才自己走进厕所的!」圣美这幺叫着。
(骗人!吉冈老师想让学生背罪 ̄)怎会这样?莫非连圣美也失去老师的立场,只考虑到自己?
  「吉冈老师,你胡说什幺?我真不敢相信!骗人!老师也会说谎!气死我了!」
绫乃鼓起腮帮子瞪着圣美。但是绫乃娇纵的脸蛋就是缺乏真实性,只让人觉得是绫乃在说谎。
  「阿明、到底怎幺回事?你老实说!」
明看了一下圣美。圣美脸上是极度困恼,和坚决的表情交错着。他想起圣美在走进厕所的瞬间,手上似乎拿着什幺东西,但走出厕所时,竟是有所隐瞒的羞怯表情 ̄明的内心被良心痛苦的呵责着,但是相信圣美一定有个重大的秘密,以至于牺牲绫乃也在所不惜。
  「说谎的人是冰野绫乃。」
明直直地看着绫乃,以手指指着她。绫乃似乎有话要说。但凶暴的灰田早已跳到她的身后。
  「嗯 ̄」绫乃低吟着地往前趴在地板上。
  「你们全都在忍受着尿骚味的情况下小解,只有她一个人跑到乾净的厕所轻松享受,还用卫生纸擦得乾乾净净!」灰田踩着痛苦倒地的绫乃,不断对学生煽动着。
  「你们要原谅这样的女孩吗?」
平常绫乃仗着美貌和有个理事长的爸爸,在学校 相当跋扈嚣张,对同学颐指气使,对她反感的人本来就不少。
  「绫乃太任性了!」
  「绫乃是不是先偷吃了食物?」
教室一角,也响起了少数的不满申诉。
  「像这种只顾自己死活的人,是该给点惩罚!」
灰田看这些精神已相当脆弱的学生,竟然如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更加油添醋地附和道:「是啊、是啊!」
他企图让大家情绪激昂,制造狂乱的暴动气氛。灰田一喊「绑起来」,这些学生一定会沖上前去绑绫乃。若他喊「踢」,一定集体动手。学生们已失去患难与共的意识。魔女的狩猎正要开始,这是个人质互殴的修罗世界。
在学生被灰田煽动得情绪激昂时,只有一个人始终保持冷静。那个人就是圣美。躲在教室角落,低着头的圣美,确定灰田没注意她时,用手摸了摸大腿间。
看着学生疯狂行动的明,竟瞥见了圣美的这个动作。(啊!)从圣美浓密的股间,靠近阴唇处,有个大姆指粗细般的东西滑下来了。白色筒状异物上面沾着蜜汁,约有十二、三公分长,滑出来后,圣美立即将之握在手中。
从形状判断,明认爲那是一支灯笔。在看的同时,圣美的视线和明相交,显得有点狼狈。但圣美握在手中,就没拿出来了。在被灰田发现之前,一定要把它藏在别的地方。圣美对明轻点个头,就将灯笔放在摆着实验器具的橡皮圈旁。
  「阿明,喂、怎幺了?」
看到学生疯狂成这样,灰田很满足地叫着明。冷冷的铝刀闪着光。
  「让你们瞧瞧,背叛者的下场是如何?」
  「啊!?」
  「发什幺呆,执刑!」灰田要他拿着刀。
  「老师,这种人处罚她不足爲惜!」
  「再也不想看到她了,叛徒!」
学生把明包围着,眼中闪烁着狂乱。(啊!怎会这样?)
情况相当紧迫,灰田倒很懂得如何利用失去理性者的暴力心理,他真是了解人性的弱点。
  「不行!绫乃是不是你们的同学?求求你们,别让老师做这种事!我没有资格对绫乃处刑。」想到自己的一句谎话,竟使绫乃如此被淩虐,他很想对绫乃赔罪。
  「若大家再逼我行刑的话,我...就自杀。」看着绫乃全身被殴打的伤痕,明将刀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不要、哥 ̄」未玖首先从疯狂的情绪中觉醒,抓着明的手腕。歇斯底里的学生似乎也有开始清醒的倾向。
  「去、又没得逞!」
看来灰田的计谋失败了。
  「可是,绫乃的确是死了也不足惜。我们就罚她在水桶 大便,来,先给她鼓掌一下。」
不再被灰田心理战术控制的学生们,只是面无表情地擡头看着他。在被欧打得吐血的绫乃面前,放着满是尿液泼洒的水桶。灰田叫学生準备两张桌子,把水桶夹在中间。
  「好、叛奴!这就是你大小便的地方。不準坐在桌上,好好把你的分解物投中桶内。」灰田揪着绫乃的长发,强行押着她跨在桌上。
  「阿明,数到十,若这叛奴没有大出东西来,就用刀剃光她的阴毛;然后再数十,若仍没有东西出来的话,就把她的阴蒂割掉。」灰田的薄唇,因这嗜虐的变态游戏而抽动着。
  「好、开始!」
灰田用手打了绫乃的屁股,更恐怖的是,学生们竟高兴地一起数数。
  「呜、吉冈老师 ̄神林老师 ̄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 ̄」
尽管绫乃是多被娇宠,但她似乎从未憎恨过任何人。
  「五...四...三...」学生们发狂的唱和声,就像恶魔的歌声响遍教室内。
  「冰野,求求你,快拉出来吧!」明祈祷似地呐喊着。
圣美爲自己的罪行而懊悔,离开绫乃的身边掩面而泣。绫乃不知是对叛徒老师们反抗,还是现在并非爲生理的排泄时间,她只是跨蹲在桌上,完全没有要摁摁的现象。
  「二...一...零!」唱和的歌声划破云霄,大家拍手称好。
  「阿明、快,把这丫头的阴毛剃掉!」
灰田将枪口抵着明的肩,明看着绫乃的股间,将铝刀靠近。没有沾泡沫霜,就这样剃掉。绫乃的秘唇并不是粉红色,而是暗淡的豆色。盛开的花瓣有大姆指宽。明由耻丘部往左大阴唇剃。嘎、嘎!刀刃将毛刮落。
  「呜 ̄好痛!说谎的明老师!」
绫乃因疼痛而用力扭着腰。这种动作,使得刀刃失去準头。刀刃往柔软的阴唇肉划下去了。伤口或许很小,但对有如大小姐般的绫乃来说,这样就足以要她的命。身后的掌声已失去节奏的平衡,绫乃裸身跌坐在满是尿液的水桶上。
  「哇、真是好气味!」
  「绫乃,把洒在地皮的尿液清乾净!」
学生们捏着鼻,不断责备着全身沾满尿液的妻惨绫乃。灰田再度利用学生们的残酷言语。
  「就照着做。清洁工具就是你的舌头,要把弄髒的地板给我舔乾净。」枪口对着绫乃沾满尿液的屁股恐吓着。
  「饶了我吧 ̄爲什幺只有我要受这种虐待!?」
但是灰田不理不睬,将枪移到绫乃的屁股洞内。
  「啊、不要!那 ...不行!」
绫乃怕再受淩辱,赶紧伸出舌头拼命地舔。
  「这是大家对你的惩罚,舔软净!」
虽然这屈辱和发酵的尿味令绫乃想吐,但她仍努力地舔吸地板。平常在学校像女王般的她,此刻就如同一支可怜的蛆虫,令学生们心中升起一股优越感。
  「就这样打扫到天亮吧!你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
灰田走到实验器具的橡皮圈旁。明和圣美都被灰田的这个举动,吓得快要没命。但是灰田并没有注意到混在橡皮圈 的灯笔,他从最上面的箱子,取出实验用的大圆针筒。
  「我怕警察在食物 放安眠药,所以你负责先尝看看!」
灰田检查了送来的三个箱子。
  「哼、可乐和披萨!来、你先吃看看!」
灰田切了块披萨,把它丢在满是尿液的地板上。
  「狗最喜欢在尿堆觅食,不準用手!」
  「呜 ̄」绫乃趴着咬这满是尿液的披萨。
或许已过晚饭时间了,观看的学生们,也频频地咽着口水。灰田抓起可乐罐,用针吸可乐。
  「怎样!贱狗,披萨好吃吗?」
  「也不是...很难吃。呜,想吐 ̄」
娇宠中长大的绫乃,完全不晓得要服从命令以自保。
  「是吗?那你想办法,用你家的果酱来压味吧!」才说完,就将针筒对準趴着的绫乃肛口,将可乐注射进去。
  「啊 ̄」受尽同学欺负的绫乃,此时对这似灌肠般的淩辱,已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不要!好痛苦 ̄太过份了!」
  「喔、很痛吗?你这浑蛋,你就一直吸,吸到你喷出汁来。」
灰田一口气注射完后,接着轮到绫乃的阴道穴。
  「阿明、再来由你动手!」灰田把针筒交给阿明,仍小心翼翼地拿着枪。
  「哦、好痛苦喔 ̄喷出来了、我受不了了!」整个身体因痛苦而摇晃的绫乃,全身冒汗且起了鸡皮疙瘩。
  「不要、不要再打了,我的屁股会受不了的!」
虽然绫乃如此垦求,但明也是无能爲力。直径五公分粗的针筒刺入绫乃的阴道,并不见鲜血流出,反而流出蜜汁,这表示她有着丰富的性经验。
  「再把地板舔净,还有你刚排出的粪便,也把它吞下去!」
在灰田的嘲笑声下,绫乃咬着唇喘气,拼命地舔。
  「神林老师 ̄不要!这针筒再插进去的话,我的腰就直不起来了!」
隐藏在绫乃肉体下的淫蕩奴性,让明不禁歎息。刚才透明的蜜液已变成白色黏液。抽动的秘唇已因动情而充血。
  「这野女孩还不忘诱惑人家!」
的确如灰田所说。与其说是因羞辱而摆动,倒不如说她趴着翘起的光臀,是爲了诱惑异性而摆动。
  「啊 ̄不行了!绫乃、好痛!屁股装不下了!」
只见她双眼翻白,神情癡呆而松垮。噗噗噗 ̄起先喷出的是可乐,接着是半固体的粪便。
  「自制的粪便果酱!用披萨沾着吃,要把它吃乾净!」灰田丢了一片披萨在地板的秽物上。
  「不要!叫我做这种事,我活不下去了,这不是人做的!」
  「阿明、割掉她的阴蒂,让她一辈子不能和人做爱!」
灰田再度取出铝刀,绫乃脸上现出发狂前的异样微笑,她贪婪地吃着粪堆中的披萨。
  「呜、真好吃!我的便便披萨。啊、灰田叔叔,我想披萨沾你的蜜汁也一定好吃,可以让我尝尝吗?」
妖般的双眸、满嘴的粪便,绫乃还一直用手给自己的下体注射可乐,同学们看到她如此的疯狂,先前的歇斯底里已蕩然无存,开始害怕着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绫乃。
  「好、大家吃东西吧!可是只吃未免太便宜你们了。一个一个表演特技给我看,否则就把可乐和披萨给我吐出来。」
一人限制十分锺,全部吃完要花七小时。年轻无知的少女们只有十分锺,如何能满足嗜虐狂的灰田。(一个个被淩虐的话,灰田就可快快乐乐地等到黑岩到来 ̄)看着已疯掉、拼命舔着粪便披萨的绫乃,明想,若未玖被如此淩虐,一定也会疯掉。
(不行!再让灰田这幺快乐的话,只是让他更有元气而已。要想办法消耗他的体力 ̄消耗他男人的精力使他睡着 ̄在所有人中,只有我能办到而已 ̄)圣美己意识到危机,她以冷酷的表情悄悄地望着绫乃。
当绫乃饱受欺淩后,接着被点名的是桩泉美。在全国的电视实况转播中,她的生理期经血和被明以手指戳破处女膜的情景,清清楚楚地呈现在画面中,身心已深受重创的她,是满足灰田的虐花。
  「喂、想不想和我那个啊?」
灰田故意嘲讽的说,并认爲她这种淫蕩行爲该受到惩罚。这个惩罚,就是让每个同学拿图钉刺她的乳头,将铅笔插进阴道。
三十九名学生一个个拿着图钉,刺着泉美可怜的粉红乳头,硬压铅笔于阴道内。图钉是刺了又拔,而铅笔则是插进去就没再拿出来。
  「对不起、泉美 ̄」
学生们以满是哀妻同情的语气,对着已破裂的阴道口不断地插入铅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嗜虐的气息。事情并非如此而已。
  「好可怕 ̄再插铅笔的话,泉美的那 就报销了!」
但却可听到有人小声地对这心怀恐惧的学生说:「一定要拖延时间。虽然对泉美很不好意思,但可以减少我们当中被牺牲的人数。只要灰田叔叔不生气,尽量拖延时间吧!」   
集体对泉美淩虐的仪式,过了一小时仍未结束。若一个学生就要花这幺久的时间,那到明早是不可能每位学生都被淩虐的,挺多只是六、七名而已。
学生们也注意到了,因此虽明知灰田不同意,仍故意问道:「啊、灰田叔叔!若阴道口不行,那换插肛门好了!」说完就要往肛门插。
  「笨蛋,别乱插其他地方!」
另有几个人就慢慢地往肛门插,等灰田发脾气再重插,只爲拖延时间。这些学生们已不知同情爲何物,只想到如何保护自己。的确,在这种情况下想保持正义是很难的。
  「班长、辛苦了!插了四十支铅笔,今晚你就彻夜通宵用功吧!好了吧?给你饭吃。」
最后,灰田要泉美自己把铅笔一支支拔掉丢在尿桶内,才给她披萨和可乐,接着他又再寻找下一个目标了。荒凉的杀戮之气笼罩着整个教室。大家都感到不安与恐惧,只怕被点名的是自己。
  「阿明的妹妹!未玖!刚才班长演出精彩,你是我弟弟的妹妹,可别输人喔!」
未玖苍白着脸、瑟缩着肩膀,害怕地走出来。
  「嘿嘿、我不会太虐待你的,只要好好表演,让我这成熟男人满意就行!」
但是未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取悦男人。在她的想像中,不管是和灰田做爱或口交,都会像恶梦一般可怕。
(怎幺可以这样?在同学面前,而且哥哥也在场...)
  「怎幺啦!怎幺一个人想着那种事就脸红了?或者你想让小鸡鸡受处罚?」灰田似乎看透未玖的心,这让她更狼狈。
(未玖,绝不可接受处罚!随便什幺都好。这时候不要再顾虑面子了!)明再也按捺不住了。
  「自慰!未玖,表演自慰给灰田先生看!」
  「这...」
想不到明会有这样的提议,未玖不禁怀疑起哥哥的人格,她以轻蔑和绝望的眼光看了明一眼。但未玖马上注意到,明像快哭出来般,脸上表情因极度的痛苦而扭曲着。
  「好耶!看十六、七岁,花样般的少女表演自慰,一定有趣极了!」
想到被火烧阴部、吃粪便、阴道被插铅笔,自慰所受的屈辱似乎轻多了。未玖强忍着,她紧闭双眼,拼命想着明的容顔。想起刚才尿尿时,明的手指和舌头的触感。(哥哥,其实我每天都这样幻想着...)
她早把同学和灰田全抛到脑后,只是很认真地用手指去拨弄自己的私处。这和平常在床上的感觉不同,是在强烈的恐惧与战栗之下完成的,未玖做的很好。
  「嗯、好热情的姑娘!你哥哥一定又想来舔你的蜜汁了。哈哈!」
灰田很满意,但参观的学生们可不觉有趣,未玖竟只花三分锺自慰就逃过一劫。所以当未玖拿着披萨和可乐回来时,同学们皆狠狠地瞪她。
(你们错了,灰田怎会这样就满足!)明眼看未玖这幺快就没事,心中很不安。佳馐总是最后才上场,他是不是先故意这幺做?但或许明想太多了。
  「下一个是谁?一个个点名真麻烦,未玖的表演刚好及格,再来的人一定要比她好,早表演早轻松,有没有人自愿?」灰田喊着。
  「我!」
  「不要、我先来,我一定比未玖棒!」
现在不是在等待被淩虐,而是争先恐后,羞耻心已蕩然无存。(难道只是想这样因此利用未玖吗?)因学生们的淫蕩竞争心,青涩果实的赤裸癡态就此一一展开。这是个充满恐怖、淫糜的漫漫长夜。
  「哇、好久没这幺轻松了。」
不断对学生说着轻蔑话语的凶恶灰田,竟也打起呵久来了。爲了驱逐睡意,他打开窗子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哼!这些笨警察,就让你们等到明天好了。」
若一直坐在窗边,恐有被枪击的危险,灰田紧张地看了一下外面的动静。
  「还没办法对德川先生发出信号...)看着窗外有些泛白的天空,想起整晚就是看学生们无耻的表演,圣美有着很深的挫败感。
  「再一、两个小时黑岩就来了。在这之前,让老师表演真正的大人技巧吧!」
关上窗,灰田先前的睡意完全消失,又恢複冷锐的兽光。
  「实习老师、就是你!」
  「什幺?我...」本想可以逃过一劫,听到灰田的点名,马上翻白眼昏倒在地。
  「千堂老师,振作一点!有我在没关系,别怕!」两手撑着知香的圣美,此时像雷声般叫着。      
(就是现在,不能再等了!)天明前灰田的疲意是最深的时候。黑岩马上就要到了,所有学生被完全释放的机会就没了。一定要趁此时把灰田弄得精疲力尽,让机动队沖进来制服他。
圣美小声地鼓励着知香。「千堂老师,这一小时就是决胜负的时候了。想逃离这恐怖的世界,就看我们的合作了。」
知香并不了解圣美话人的含意,但从她的眼神中,似乎感觉到会有甚幺事发生,她稍微恢複意识了。
  「拜托你了。千堂老师是位稚嫩的学生,要你一个人满足灰田的要求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两个人一起来。」
  「喔...老老师和小老师的亲热好戏。哈、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圣美扶着知香走出来,把头发放下,摘掉眼镜。灰田、明、学生全都屏息以待。第一次看到圣美披发未带眼镜的素顔。(本来只想让神林老师一个人欣赏的...)摘掉眼镜、披着秀发的圣美竟是如此迷人,她自己也很有自信。
  「明白了吗、千堂老师?你也要很逼真喔!」
圣美轻抚着知香如蔷薇般的脸颊并吻着。
  「啊 ̄嗯 ̄」
  「尽量淫蕩些!尽量挑起灰田的性欲,成不成功就看我们了...」圣美贴在知香耳边低语着。
圣美以舌头舔着知香的耳根,另一支手解下知香的洋装。
  「啊 ̄吉冈老师,这样太丢脸了,学生都在看 ̄」
圣美早就料到会有这种反应。
  「千堂老师的乳房好美!嗯,让我摸摸乳头。」
  「呜 ̄嗯 ̄」
知香的舌头想逃。圣美很怕被灰田看到这情景。
  「千堂老师,把你的屁股对着大家,不要再扭扭捏捏了!」
爲了勾起灰田的兽欲,圣美只得加快速度。穿过内裤,手指伸进秘裂处。
  「不、不要!」
湿了,连圣美也吓一跳。
  「千堂老师,你都有反应了。不要害臊,秀给学生看吧!」
想取悦灰田,唯有越低级越好。圣美把知香推倒在地板上,很粗鲁地脱下她的内裤。故意把内裤翻面,让灰田看到裤子已湿了。
  「这是什幺?还故作清高,原来你早憋不住了。」
灰田边嘲笑边走出来,以他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湿润的内裤和知香的股间。圣美爲了色诱灰田,故意把知香的大腿撑开,阴道开口已有二指宽。
  「真可爱!忍了一整天,很难过吧!」
她用指甲把附着在秘唇花瓣上的白色耻液残滓弄掉。
  「不要、老师,饶了我!」
  「怎幺可以不要,一定要清乾净!」
  「啊 ̄那 、不行!」大腿不断抽动着。
  「很舒服吧?要老实说!」
  「啊、是、是!很舒服、很棒!」  
  「那 棒?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另一支手中指又加进来了。
  「啊、性器,很舒服!」
  「伤脑筋的千堂老师,怎幺讲的这幺文言,你是不是想和冰野一样吃粪便披萨?还是想和后藤一样被火烧阴道?」两根手指毫不留情地在知香的下体搓动着。
  「啊、啊、是阴道很舒服!」
竟然亲口讲出如此猥亵的话,知香的理性已完全瓦解,她不断地发出细细的哭声,全身痉挛着。
  「讨厌,只顾自己享受,都不理我!」圣美偷窥着灰田,把自己的私处压到知香脸上。
  「舔一下吧!让我舒服一下!」
吸吻着。两支手指更肆无忌惮地在知香下体游移。同时舔吻的动作也变激烈了。知香虽有几次的异性经验,但和女生如此亲热却是头一遭。(啊、吉冈老师...太妻惨了!)知香汗流浃背,就快窒息了。但她却迷恋这喜悦,拼命地舔着。有点酸酸的蜜汁。随着圣美的动作,知香更显热情。没多久,大家都看到,知香因圣美的爱抚而达到高潮了。
  「啊 ̄嗯 ̄」
  「真讨厌、不来了!只顾自己享受,都不舔我的小可爱!」
圣美把贴在知香脸上的阴唇转向对着灰田。
  「嗯...拜托啦!请灰田先生代替这没用的人,把你的那个插进我这里吧!」
多像A级片的女主角啊!灰田眼中满是兽欲。接着圣美看到了。(挺起来了!灰田的裤子 有东西挺起来了!)她準备承受灰田的淩辱。尽量地摇动。让他筋疲力尽,让睡虫找上他。但是灰田岂是如此容易摆平。
  「可怜的老师。阿明,把你的那个送她吧!」
但圣美也不会就此屈服。(再一步就成了 ̄)再不更媚些,是无法使灰田就范的。
  「啊、明 ̄快来吧!」
把明推倒在地,圣美马上吸住他的下体,脖子拼命地摇晃着。明被这突来的举动吓呆了,他不晓得圣美在想什幺。学生们全都面无表情,眼神是直愣愣的。因受到太多心灵与肉体的创伤,对别人的行爲已漠不关心。
  「千堂老师腿还开着呢!你也一起来尝尝神林老师美味的东西吧!」
圣美把知香拖来,明的下体被两个女生亲吻着。
  「啊、两位老师,可以了!」
明喘着气说着,眼睛偷瞄着未玖。但未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明的下体。
  「千堂老师,你是后辈,我先上。」
圣美就坐在明的腰上,把明的下体插进她的秘唇。
  「真舒服!千堂老师也一起来吧!」
圣美自顾自地搓着自己的乳房。
  「对不起、神林老师...」
知香虽陶醉在爱抚中,但仍不忘害躁。她用一支手遮着阴部,直到明的面前才放开手。吸!这是前所未有的经验。当知香坐在明的脸上时,圣美由后亲吻着她。喘息声、呻吟声,还有两位女老师的低语声。知香也开始兴奋了。
不敢相信,知香竟自己用手抓起沾满圣美蜜液的明的下体,往自己的秘部插入。
  「啊,不可以这样,我还要!」
往后倒的圣美赶紧爬起身来。只见两个女人轮流争夺,由上由下,由左由右,喷出激情的黏膜。
  「哈哈、你们这些低级的人!什幺伟大的老师,原来不过是性的禽兽!」
灰田无情地嘲笑,同时明也兴奋至最高点。
  「啊、明,明也太不行了!」
圣美离开明的下体,只见她的阴部盛开的花蕊正滴着明的精液,灰田快受不了了。这是和死神的博斗。
  「啊、真棒!挺起来了!一定比明还棒 ̄啊、可以吗?可以让我体会一下灰田先生的热情吗?」
或许会成爲灰田的枪下鬼。但圣美仍很陶醉地脱下灰田的裤子就吸了起来。
  「啊 ̄」
像地狱爆炸的声响般,灰田揪着圣美的头发,好让她更亲近自己的下体。
  「阿明、不好意思了!这女的如此淫蕩,让我来教训她。」
手仍持着枪,灰田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他那硕大的下体露在衆人眼前。
  「喂、发情老师!坐上来吧!」
原本面无表情的学生,看了灰田恐怖又丑陋的下体后,都不自觉地浮现出羞耻和厌恶的表情。  
(是的,我现在是个发情奴,即使我的私处烂了,也要把灰田搞的精疲力尽!)圣美已将礼义廉耻全抛到脑后了。
  「等一下!有阿明的馀汁。」
灰田把枪口抵着还坐在明脸上,已成虚脱状态的知香。
  「小老师,你把这老老师身上滴着的明的汁液吸乾净!」
明又倒了下去。虽害羞,知香仍得照做。但不只如此而已。
  「好了!吉冈老师那幺渴望我的那个,知香也一定很想,那就让她尝尝我的汁液吧!」
知香从圣美的股间探起头来,欲吸着灰田的下体。
  「不是这样的!你太年轻了,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才懂得如何取悦男人,这要留给圣美享用。」
圣美将她的阴唇往灰田的下体穿进。
  「你那幺想的话,就舔舔我和灰田先生结合后流下的蜜汁吧!」
知香此时终于知道圣美的用意了。(吉冈老师想牺牲自己,把灰田弄的筋疲力尽,但又担心靠自己不能办到。)知香厌恶灰田的下体,她只是舔着圣美身上流下的蜜汁。
  「啊、可以了!已经进去了!」圣美痛苦地叫着。
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下,知香看到粗暴的灰田是如何的淩虐人。(吉冈老师,我也会加油的!)知香以湿润的舌鼓励着殉教的圣美。她看到灰田的下体正兴奋地缩张着。(被关太久了,很久没这幺痛快吧!)知香再给圣美打气。看着圣美已快受不了了,知香赶紧接着她,拼命地吸着灰田的下体。
  「喂、腰的动作再大一点!」
  「啊、受不了了!好像被插胃镜一样!」圣美痛苦哀嚎着。
挂在灰田脖子上的,是圣美丰满柔软摇晃的乳房。知香拼命地舔着,用舌头来洗净灰田的菊纹。
  「啊、是大便!」
灰田把枪置于腋下,好臭的体味。他两手抓着圣美的臀,就这样坐起来。
  「啊 ̄」
  「罗唆!敢不听我的命令。」
摆动的腰扫到正在舔舐的知香。那充满细纹的下体插的好深好深。但是先撑不住的竟是灰田。
噗噗 ̄
  「忍了这幺久,原来我早就按耐不住了,真是的...」灰田一边自嘲,像小便般的汁液长长地倾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