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长篇连载> 圣狱

圣狱 - 圣狱

带狗散步回去后,德川打电话说FTV特访队到了。亚纪照灰田的指示,只带了一名摄影师。合身牛仔裤和长袖衬衫,这样的打扮是不想引起灰田和黑岩的色欲。
  「本人比电视上还漂亮,但不晓得那 是不是也一样美?」
亚纪显得很紧张。
  「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等一下,你们跟警察蘑菇那幺久,让我检查一下东西。」
这亚纪早料到了,她很大方地把自己和摄影师的袋子打开。
  「可以了吧?」
  「嗯、摄影师可以了,但你只检查这样,似乎不够...」
  「你想怎样?」
  「你知道的,男人和女人都有私处嘛!」灰田和黑岩已迫不及待地舔着唇。
  「嘻嘻、大哥,先让我检查她的身体吧!」
  「笨蛋,你要让摄影机拍下你的那个吗?阿明、你来!把这女人剥光,好好检查一下!」枪口从亚纪身上转向明。
  「不、我只是来采访的,灰田先生,你刚才也是对全国观衆这幺说。」
在电视机前亮丽光鲜的亚纪,此时竟在眼前脸部扭曲着,明彷佛在作梦般。这种恶梦太美了,内心的罪恶感已渐淡薄,能如此淩虐亚纪,心 感觉真快乐。(我也被灰田洗脑,变成失去人性的疯狂者了吗?)
脱下长衬衫,手往胸罩移去。
  「啊 ̄」这是妻惨的悲呜。
  「收视率会打破纪录的,你会更出名。检查她的私处,看看是不是一样高贵!」
灰田命令明拿掉胸罩,叫摄影师录影。
  「啊、不行!」
至少要穿着胸衣。理性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丰满的体态。弹出的乳房比圣美、知香至少大了两、三号,真是美极了。
  「啊 ̄」
明抓着与巨乳相比显得纤小的乳头搓揉着,亚纪只觉全身闷热。
  「很棒的感觉吧?看看她的私处如何?」
  「不要!不行!」
教室一片寂静。学生们、圣美、知香,没有人替亚纪求情。她们不是累了,而是想到她刚才对未玖的不理不睬,大家都对她反感。
明剥下她的内裤。
  「嘻嘻、好长的毛啊!」走近瞧的黑岩很后悔地对明说。的确毛多且硬。
  「啊、不要这样!」
手指开始拨弄。
  「才摸一下就流出水来!原来你也是好色之徒!」
  「哈哈、真好玩!」
  「阿明,再进去一点!」
在灰田和黑岩的嘲讽下,亚纪终于自 磨擦起大腿来。明的手指搓动着湿润的下体。
  「啊、太过份了,什幺都没遮掩!不要再搔了!不要动!伸不进去了,我要跟灰田先生报告!」
明厌恶的咬着指头。
  「怎幺啦、阿明?很好闻吗?」
  「不、好複杂纤细的结构。很热很软 ̄一支手指就可以了。」
明诚实的报告着,手指已到达最深部的肉心了,亚纪被电击般地痉挛着,突然失去理性地大叫。
  「啊 ̄那是子宫口的肉,我快不行了!」
知性的双眸已翻白,眉头深锁着,全身因兴奋而扭动。在灰田的催促下,明胡乱地将手指往阴道内穿。拉出长长的白汁。
  「你是个老师,竟然在枪口的威胁下对学生施虐,你已失去当老师的资格!」看见自己的糗态,亚纪责备明。
  「你不知道的!」教室 的所有人在灰田的暴虐下,人性、理性早已蕩然无存。明也是如此。(一手拿着麦克风站在摄影机前,就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代表!)这样的呐喊也向全国播送着。被解救后,明在衆人面前再也不能以被害者身份出面。
  「对不起、大八木小姐!我只是爲了活命!」明又将手指插入。
  「啊、不行了!」
画面上是美人的肛门。这位遥不可及的女性,此刻竟被自己的手指蹂躏着。
  「不行!那幺进去 ̄」明可以感受到其间的变化。
  「啊 ̄啊 ̄」亚纪双眼望着远方,脸上表情是痛苦的。
  「喔喔、又流出来了!」
  「嘻嘻、表演的真精彩!」
  「好了、阿明!拔手指!」
明听话地做。
  「啊 ̄」亚纪全身颤抖。
灰田耻笑着。
  「喔、电视小姐,你美丽的形象就被这样阿明的手指侮辱了!」
明的手指上附着了茶褐色的秽物。
  「让舍弟阿明背罪,罚你把它舔掉!」枪口抵着亚纪的下体。
  「不舔就叫你吃他的粪便!」
亚纪忘了脸红,只是痉挛着。
  「明,看你是要抹上唇或下唇,随你高兴!」  
明把汙秽的手指伸向亚纪的下腹部。观衆有兴趣的不是她的嘴唇,而是私处。
  「啊、不要!对不起,我弄髒了你的手 ̄我向你谢罪!拜托你让我把你的手舔乾净。」亚纪像孩子般地哀求着。
  「喔!原来这女人平常就喜欢吃这种东西。阿明、就让她尝尝吧!」
明将恶臭的手指伸向亚纪的柔唇。
  「啊...」泪水夺眶而出,亚纪强忍着呕吐感,以红舌舔着秽物。
  「嘻嘻、自己制造的食物美味吧!」黑岩嘲笑着。
明的手指己滑向口腔内。
  「做什幺、你这笨蛋!」
突然一阵怒吼声。一看,摄影师的头被撞向黑板。
  「继续报导,再乱来就杀了你!」
对摄影师拳打脚踢一番后,灰田满身杀气地要扣下板机。
  「等一下、我再录影,你看,校园的采访车正在播放呢!」
大家只顾看着亚纪,没人看电视,只有灰田注意到刚刚吃便的镜头不见了。
  「采访车 谁把我的杰作卡掉了?」
  「应该不是,是公司的决定吧!」
没有人敢负责任。
  「跟公司连络,要他继续播放!」
  「是、是,我马上连络!」
灰田瞪着他。
  「只要谁把镜头卡掉,我就杀了所有人。知道吗?继续播放我的英姿!」
画面中马上出现灰田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这恶魔般的笑声,不仅女人害怕,连男人听了也胆颤心惊。
  「全国所有僞善的同胞们!我是连续杀死妇女、又在校园淩虐学生的逃犯灰田!」灰田夺走亚纪的麦克风对镜头喊话。
  「大家都说我是疯子,你们茶馀饭后都在谈论着我,其实你们才是疯子。把别人的不幸当作消遣,现在最没良心的是守在电视机前的你们!」手指着镜头,一脸凶相的灰田,连摄影师看了也怕得发抖。
  「是的、你们全是疯子!」他像是以全世界爲敌。
  「大家都疯了!但这种疯狂是世间的道德,是一种常识,发疯是正常的,大多数的正常人都是疯子,我也是疯子。我的论调你们觉得怎幺!?」灰田的情绪更加激昂。
  「爱!正义!信赖!都是你们的藉口!下流!低级!才是你们真正的写照!硬给好色、不健全的人格冠上堂皇之名,你们这样就叫正常吗?」
灰田的理论似说中听者的内心。警察和机动队员全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电视瞧。
  「我说中你们的内心了吧!你们全是低级的僞装动物!」
灰田转头看着亚纪。
  「这位大八木亚纪就是良知的代表。各位僞君子们!各位正义的绅士淑女们!爲了活命,什幺丑事都可以干的出来!我让你们见识到何谓人的本性!」
突然,灰田的脸自画面消失。
  「不要!我不要这样被人看!」亚纪悲呜着。
画面摇晃着,在灰田的身后,黑岩正侵犯着亚 询灰田又出声了。
  「不要忘了、德川!我刚带狗散步时曾说,明天给我準备一架直升机和十亿圆,你可要办到!」
此时,画面变成流出乳白色液体的秘唇,正左右蠕动着。
  「呜 ̄」在悲呜中,黑岩把他的下体塞入亚纪口中。
  「快、快吸出汁来!」
黑岩又以指头拨弄亚纪的私处。放在亚纪股间的镜头被汁液弄糊了。
  「全国的同胞们,看了这画面,感想如何?」
黑岩爲了让全国观衆听到亚纪的喊声,将他的那个放在亚纪的脸上磨擦。
  「啊 ̄饶了我吧!求求你!我不嫁人了,我不回电视台了,让我死吧!」
灰田又说话了。「哼、刚才还道貌岸然,在摄影机前就一副受害者模样!」
  「老大,我来和她亲热,保证马上发出淫声,大家听了更乐!」说完,黑岩就要将他满是唾液的那个,插入亚纪的下体。   
「等一下!」灰田制止了。
  「这是国内曆史转播的一刻,别把你的髒毛露出来,把你的那个继续让她吃。阿明、你来进攻她!」
明眼中看的不是灰田,也不是未玖,而是教室 的电视。画面中,灰田以枪口抵着明。(我不是共犯,我是被威胁的。你们都看见了,我是爲了活命才侵犯大八木亚纪的,事情就是这样!)这或许就是灰田所说的,发狂的正义感吧!
  「嘻嘻嘻,阿明一定早就不行了,没关系,我会代替你。」
黑岩把趴着的亚纪翻过身来,很舍不得地把他的那个,从亚纪的口中抽出,指示摄影师拍照。超过二十公分的男人下体,就这样进入亚纪的口中。
  「啊 ̄」无法呼吸、鼻孔撑大,亚纪痛苦地摇晃着脖子。
  「再用力一点!还不够舒服!」黑岩的腰摆动的更大了。
  「啊 ̄」可怜的亚纪伸长脖子,黑岩的那个都湿了。
  「阿明、快进去!」
明赶紧用双手扶着亚纪的腰。亚纪已经湿润的私处似在等待明的进攻。在灰田的命令下,摄影机来到明的身旁。(啊、我的那个,我侵犯了偶像,全国的人都看到了!)但明并没有屈辱感,他只是被人摆布的机器。他感觉到所有的知觉神经全集中在下体,好热、好热!
  「啊、不要!饶了我吧,村内先生!」
  「村内是谁?」
  「老大、会不会是这摄影师的同事或上司?」
  「喂、偷窥摄影师、你知道是谁吗?」
  「是、是,村内先生就是有名的喜剧演员,杂志中曾报导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
  「村内先生、你有在看电视吗?快来救你的女朋友吧!若爲了虚僞的纯爱和正义而来,我就把你打成蜂窝。怎样,这是不是很滑稽的死法?」
灰田挑拨着,明和黑岩更卖力了。
  「表演的真不烂,是不是村内这浑蛋教你的?」
取笑明早泄的黑岩却先投降了。腐狊的精液喷的亚纪满脸都是。
  「啊、叫不出来了吗?别憋着,会生病的!」
摄影机从亚纪的脸,移到她和明结合的部位。明的那 己湿了,亚纪的秘唇正收缩着。
  「哈哈哈、全都湿糊糊的!」
腰部非常突出,这是高潮来临的前夕。明终于发射了。连结的部份分开。亚纪趴着,下体流出液体痉挛着。摄影机正对她的下体作着特写。
  「姐姐、舒服吧!黑岩,用你的那个从后进攻她!」
黑岩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他把绫乃和美由纪叫出来。
  「把这丫头身上所有的精液舔乾净,我好上战场!」
不管是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看到她们两人的神情,一定觉得非常悲哀和惊讶。在黑岩的催促下,两人边笑边舔着。摄影机也没放过如此淫秽的镜头。黑岩后奸亚纪的镜头全程于国内播放。最后,亚纪像条破抹布般,灰田把她和摄影师赶出教室外。
淩晨零时,所有学生穿好制服排成一列。身心疲惫至极点的学生们,就像一群被摆弄的傀儡般。
  「明天早上我们就会走出这教室,可是我不能把可爱的各位都带走。」
看不出灰田有些微疲意,不、应该说反而像夜行的肉食动物般,精力和狂气正处最盛期。
  「所以我要从你们当中挑出人选,不合我意的人,很抱歉,只好死了。我只能带走二、三人,所以存活率只有二十分之一,若不想死,努力取悦我吧!」
学生们脸上泛起恐惧与痛苦的表情。
  「好、现在这 是罪恶之地!知道吗?知道的就先露胸!」
怕死的威胁吧!连圣美、知香在内,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脱去上衣,袒胸露乳。
  「好、接着是臀!」
大家像训练过的士兵般,动作灵敏地把裙子撩高,脱下内裤,露出自己的耻部。
  「阿明!」
枪口--
  「你如果让我们不满意的话,也得死!」
明赶紧脱掉衣服。
  「嘻嘻嘻,看着你的那个也真有趣!」
黑岩露出诡异的笑,啪着指关节走来,把两手放在明的脖子上。
  「嘿嘿、别怕!只要你做的好就不必死。」
   嘻嘻、太好了,阿明。你的那个别缩进去,真的想死吗?」黑岩嘲笑着。
  「第一题是做爱题。用你的那个去判定谁和你最适合,每个人只有一分锺,把嘴张开。」
灰田命令所有学生跪下。每个人皆极尽煽情地脱光衣服,张嘴等待三个男人的青睐。灰田从右边开始,黑岩是从左边,明是当灰田用完第十人后,由右边开始。
  「用力吸吧!」
最早被黑岩侵犯的是未玖。(该怎幺做?把它想成是哥哥的好了!)黑岩手抓着未玖的头,不準她摇晃,没多久,他的那个已满是唾液。一分锺后,黑岩移到隔壁的绫乃嘴中。绫乃拼命地用她的长舌左右舔着。
  「啊、好喜欢喔!爲了绫乃忍耐到现在,我想把黑岩先生的汁液吞进去!」
  「啊、我受不了了!」
  「绫乃虽然吃了许多自己的便便,但还是想尝尝黑岩先生的。」绫乃极尽谄媚。
  「嘻嘻嘻、好、好,目前你最让我满意!」
绫乃又紧吸着不放。
  「啊!再一下下吧!」她那纤细的脖子已开始乱动。
  「嘻嘻、合格了,你是我黑岩的合格奴隶!」
  「啊、太高兴了!我已经和阿基分手了,我再也不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我要一生服侍黑岩先生的那个!」
黑岩的那个沾到了绫乃的泪水。(不这样做,是不能活着走出去的!)
未玖因忌妒和焦噪而颤抖。终于轮到灰田了。
  「啊、未玖,等很久了吧!」
未玖学绫乃,很媚地以双手捧着灰田的那 就吸起来了。(不行、一点都没变大!)紧张!未玖再换个姿势。
  「谁教你的?我最讨厌人家这样了!」
眼前滴出黄色的异臭物。
  「噗!」灰田放屁!
  「啊 ̄可怜的未玖还是经验不够!」
未玖仍拼命抓着灰田的下体不放。
  「求求你!就算是尿液也好,滴些东西在我的嘴 吧!」
  「时间超过了!别握着不放。不能因爲你是阿明的妹妹就特别优待!」
灰田转身而去。
绝望!
灰田对受尽淩辱的泉美,流出他的精液。
明忍耐着,忍耐着所有学生的媚态。虽然圣美就要让他把持不住,但他一定只能留给未玖。灰田和黑岩一定不满意未玖的稚嫩,但明却觉得她是最好的。
  「哥!」当明来到未玖面前时,她掩面而泣。
  「我不行了,我不能活着走出去了!」虚弱的纤指握着明的下体。
(别灰心!我一直忍着就是要给你!你看好!,加油了!)很想出声鼓励她。但又怕被其他学生、灰田、黑岩听到。明只能装出和其他人一样公平的态度,轻抚着她的秀发。
  「啊、哥哥!未玖即使死了也不会忘记你。啊、好温暖!哥哥的那个好大、好硬!这味道未玖到了天国也会想念的。啊 ̄哥、你也不要忘了我!」
明的下体不断在柔软的脸颊游移着。那 有泪水。未玖忘情地吸着。她想叫!即使身后有枪抵着。未玖想紧紧抱着。这不是兄妹的爱,这是男女的情爱。两具相拥的尸体任谁也分不开。对殉情的幻想!
现在心爱的未玖正对我爱抚着。(不要!我不能让未玖死!)强烈的求生渴望燃起!(我爲何要忍受这幺多的屈辱,就是爲了活命!我要和未玖一起活下去!爲我和未玖的真爱而活!)突然,明的腰用力地摆动。
  「啊 ̄哥 ̄是未玖渴望的哥哥精液啊!!」
这是没有出声的强烈反应。未玖也狂喜地摇着脖子,更用力地吸!一瞬间,明倾泄出大量的液体。
「成绩发表!」灰田对着穿好制服的学生冷笑。
  「成绩优秀者是桩泉美!再来是绫乃!结束!」
除了泉美和绫乃外,大家的脸都变白了。
  「爲了褒奖优秀者,亲吻黑岩和明的下体吧!」
黑岩当然选择绫乃。明很不高兴地走向泉美。
  「老师,请一定要表演逼真,不然会被灰田先生取消资格!」
这再也不是善体人意、公正的泉美了。眼镜下是充满媚态的眼神,她双手捧起明的那个,就往自己的下体插。
  「其他人看优秀者怎幺表演!準备下一个测验。共有三次测验,最后再看总分,选出合格的人!」
原来还有一丝希望。拿出勇气吧!明面对泉美的热情,故意视而不见,他一定要把它留给未玖。
  「啊、老师,再进来一点吧!」
泉美死命地摆动腰部,但明就是无动于衷。优秀者表演完后,接着是举出不合格者。
  「后藤美由纪!千堂知香!」
被灰田一叫,美由纪突然笑出来,转身,用头撞墙,满脸是血地倒地。知香也口吐白沫昏倒。
  「好、别管她们!还有两位不合格。现在就比赛,胜者可参加下一场比赛。
那两个人是圣美和未玖。执行者是黑岩和明,这将决定两人的命运。
  「阿明,不是对老女人有兴趣吗?」
黑岩选了未玖,明只好选圣美了。
(未玖、加油!我们一定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这是最早的祈祷。
绑着圣美,用皮带鞭打。蜡烛油由乳头滴到下腹部,火就在肛门口 大家都在祈祷。
旁边是黑岩在侵犯未玖。同样被绑,以他的粗短手指搔未玖的秘部。肉鞭声四起!用别针刺乳头。接着用拖把淩虐未玖的秘部。悲呜、呜咽、绝叫。大家都在祈祷。
灰田不说圣美和未玖谁胜谁负,却煽动学生爲知香、美由纪血祭。倒地的可怜两人被绑着,对肛门口灌可乐。所有的人都用指头搔动她们的私处。有人只用一根手指,但有人爲取得灰田的欢心,竟用三根或四根指头。阴道和肛门全是知香和美由纪彼此互舔着对方流下的液体,还不断说「好吃」、「快乐」。
  「第二战是下体战...」
每个人都趴在地上排成一列,把屁股翘起,由三位男人来执行。
  「第三题是两人三脚的合战!」
狂宴开始了。这是死前的欢愉,有恐怖,也有欲望。大家都疯了。呻吟声,汁液四处飞散。祈祷,对这混吨、虚僞世界的清纯祈祷。有人在唱歌。是未玖、是明、是知香、是圣美、是美由纪、是泉美,还是其他学生们。连灰田和黑岩也在唱歌。
  「嘻嘻、我们这是不是快乐的奴隶天堂?」
灰田也附和着,「木星旁的天国!」
就在此时。
  「???」
  「咦?」
  「!!!!!!!」
教室 的人全不动了,远处听到一声响。
  「听到没?黑岩?」
  「啊 ̄哥哥也听到了吧?」
一瞬间的寂静。接着有一道光!
休!是子弹!
  「啊 ̄」灰田两眼圆睁,眉间喷血。
  「啊、老大!」黑岩的脸嚎哭扭曲着,灰田躺在他的腋下。
砰砰砰砰!
  「笨蛋,是警察!」
  「快散开!」
门和窗边跳进许多警察扑向灰田和黑岩。
在僵持了三十八小时后,事情结束了。虽然稍有责难,但总算将人质完全平安救出,这是值得喝采的。
在记者会上德川如此评论灰田。
  「他是个负面倾向的人,他无法理解爲何人类也会有虚弱、僞善的一面,所以无法体会到人性中的爱与信赖,因此才犯下这样的错。终其一生,他都无法打开自己的心结...」
一年后,人们己渐淡忘这件轰动的新闻。学校已恢複先前的平和,看不出任何异状。受害的学生们也渐渐恢複开朗。人就是这样,即使遭受多大的酷刑,仍会爲了明天而活。死是简单的。生存是困难的。
水声、笑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睛空、碧海、白沙滩。(啊、一年前的三天如梦一样,眼前的景象也是在作梦?)阳光照的明头晕。
  「哥、别光躺着,来游泳吧!」
穿着可爱泳衣的未玖跑了过来。这笑脸忽远忽近,令明更觉晖眩。
  「哼、怎幺可以看别的女生!?」未玖都着嘴。
  「还说心中只有我呢!」未玖把湿湿的身体贴在明的背上。
「可是、未玖,你真的不知道吗?我不会游泳的。」
  「哼、骗人!」
未玖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好、那我教你。」她拉着明的手往海中走去。
噗噗!
  「未玖、救命!不要笑,我要溺死了!噗噗 ̄」
水中紧拉的手腕。温柔的拥抱。恶作刻般可爱的双唇。未玖最甜蜜的亲吻。